你的喜欢,我不胜受恩感激。

情人节 凯源/虐狗/砂糖甜

“ 攻击攻击!”

王源坐在毛毯上,房间放着暖气,双手拿游戏机,手指按在按钮上,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屏幕,嘴里念念叨叨,双腿弯曲盘在一起,脚上的拖鞋嫌碍事早被他飞到边上去了,露出的腕、踝瘦而匀称,脚丫白而翘。

睡衣朝一边松松垮垮的,精致的锁骨骨感分明,微微可以看到平坦的胸膛。

还有散落一地的零食,乐事青柠口味的薯片、脱落的包装纸、喝完的饮料瓶、光秃秃的苹果核……

玩游戏激动时身体摇摇晃晃,手足舞蹈。

“Winner! ”

“ Yes!”王源雀跃欢呼。

半个身子倒在沙发上呼出一口气,闭上眼准备休息一会儿。

来电铃声响起。

王源翻了个身拿起手机,顺便撇了一眼来电人:王俊凯。

“外...

一封信 凯源/后来

你有没有写过给未来自己的一封信?

我有过。

当现在的我重新读这封信已是二十年过后。

纸页已经淡淡地泛黄,少年青涩的话语跃入眼里。

那时的我是最令人羡慕青春正好的年纪,那时的我是最纯真仰望世界的年纪。

那时的我看着天底下最美好的人。

我们面对过很多很多人,也曾把对方深深地记在心里。

我抚摸着黑色字体,闭眼回想。

当时写这封信的少年在暖和的阳光下攥着笔,也不顾手心的汗,一笔一划地对纸吐露出自己心底的声音。

接二连三的问题显得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

少年投到信箱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期待,嘴角挂着开心的笑。

“真嫉妒啊,那样怀有初心的自己。”我默默地感叹道。

“你有考上中央音乐学院...

英雄

语言或许苍白,但希望上天能知道我们的祈愿。

愿所有的人都平安,平凡人的英雄是伟大的。

每个人都要好好地活在这世上。

看到你轻轻挥手说再见,脸上挂着大大的笑脸。

你逆行的那条路上一定有美好的风景,遍地落英缤纷。

你的期望一定会化作一朵朵花飘在世界中,顷刻形成希望伫立在路的尽头。

而我一定会回头遥望潸然泪下,因为你的背影是那么地坚定。

最后,你却逐渐消逝成沙。

雨夜 凯源/砂糖甜

嗒嗒的雨滴打落于窗的清脆声响,街边路灯笼下光明罩住回家的希望,行人打着雨伞行走,或快或慢。一秒一秒移动的时针在黑暗里丝毫不压低自己,不用静心都可听见。城市只褪去那繁华的一角,却留下一世的苍凉。

王源站在落窗前,眼前是依旧拥挤的车道,是依旧矗立的高楼,是人来人往,是过客匆忙。

王源有着和王俊凯旗鼓相当的倔强。当初在一起时就像两头小兽互相撕咬对方,一定要脆弱的皮肤流出岩浆般炽热的血液,挺住噬骨的疼痛拼命喘息获得救命的空气才认为畅快淋漓。

当有人用调戏的语气跟王俊凯说:“王源看起来很好说话,整天都是笑眯眯的。哎,你们当初在一起肯定是你压制住他。 ”

王俊凯笑了半天,只说了一句话:“ 兄弟,他...

唇香 凯源/秘密/砂糖甜

小草的枯竭,坍圮的篱墙,淡褪的朱红,沉默的古槐,散落的雕栏玉砌。

荒废却不衰败。

“王俊凯!你为撒子要我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闭嘴。”

王源嘟囔着嘴,心里一阵气愤。

王俊凯长腿一迈跨过翻墙的石瓦,王源无奈地摇摇头跟着他。

灿烂的阳光正从树叶间的缝隙间漏下,形成淡黄色的光的轨迹,把飘荡着轻纱般薄雾的林荫照得通亮泛起点点光斑。

王俊凯把王源抵在树干上。

“王俊凯!劳资跟你走了那么远的路你就为了一个吻?!”

“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地方,为了不让人看到,准备工作当然要做好。”

眼看王源还要抱怨什么,王俊凯俯身堵住了他的嘴。

王源的话消逝在唇齿之间。

安静却不死寂。

啧,...

初遇 凯源/校园/砂糖甜/后来

大中午,炽热的太阳直直地照射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而王源像是在火炉里反复被烘烤着,层层热气笼罩着自己开始冒烟,头上不停地流着汗顺着脸庞滴下,后背间夹衣服已经被湿透了,稍微动一动就难受无比。

这是王源第一次来A大。

王源扯了扯穿在身上的衣服,拖着行李箱在校园的树荫路下行走着。

他依稀看见前面似乎走来一个人。

王源脚步不停,直到看清了那人。

狭长的桃花眼微微被稍长的刘海给遮挡着, 淡淡的嘴唇轻抿露出一点缝隙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小虎牙,锁骨在纯白色的衬衫下显得非常好看,双腿被牛仔裤紧贴着看起来修长无比。

王源从来没有感谢过他的视力那么好。

以前的朋友说他眼睛里有璀璨星空,当时王...

冬夜 凯源/粉丝福利/砂糖甜

傍晚的大街是有些黑暗的,两边的路灯照下护住一点光亮。

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大树上昨天下的雪再也撑不住了,噗嗤的一声掉落在地,声音在安静的环境中显得格外清晰。

于是乎树枝褪去白色的外衣,只留下褐色的树干光秃秃的,在风中瑟瑟发抖,承受酷刑。

孤寂、凄凉。

王源走在路上紧抱着衣服,潮冷的温气侵透衣服的每一根纤维,有种冰冷的厚重感。

寒风像冷鞭抽打着脸颊而他却迎风前行,觉得自己身体里流淌着不再是温热的血液,而是冰凉的冷水。

天知道有多么冷。

王源走向一家星巴克买一杯焦糖玛奇朵,店里开着暖气,白皙的指尖轻触着杯底在传送着温暖,慢慢地微抿了一口咖啡吞下喉咙,味蕾传来甜和涩交错的味道停留在舌尖,带...

新年快乐 TFboys/三人/团苏

一大早王源就被窗外的鞭炮声吵醒了。 

王源睁着朦胧的睡眼在床上滚啊滚,来回好几个,砸吧砸吧了嘴,头上的呆毛摇晃着暴露在冷空气外,目光呆滞地看着天花板一会儿,才从床上起身。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玻璃直撒进房间里发出淡黄色的暖光形成了光的轨迹,强烈却不刺眼。

王源的身体被照射得暖洋洋的,被子上有好闻的阳光味,舒服地眯了眯眼下床露出了白裸的脚腕。

洗漱完毕后,王源伸了伸懒腰,神经全部清醒。

告别妈妈出门,王源便看到一番热闹的场景。

数不胜数的年货摊在商铺门口,正惬意地沐浴着这个冬天不多见的阳光。

火红的烟花爆竹正齐整地排列在地上,准备在春节奏响自己的声音;春联年画一幅幅地横拉竖...

告白 凯源/小清新/砂糖甜

夕阳的余晖透过嫩绿的树叶发出零碎的光芒铺洒在王源的身上镶嵌上了淡黄色的金边,旁边的大树在轻轻摇晃着发出“唰唰”的声音。

王源装有星星的眼睛弯成了两条细细的长线,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洁白的小兔牙暴露在了空气外,脸上是止不住的开心,笑靥倾城。

对面的王俊凯看着他,想把自己揉进王源漂亮的眼睛里,虎牙显露,桃花眼里溢出的温柔和嘴角盛开来的笑意。

依晰记得刚刚同时散发在空中话语:

“我喜欢你,王源。”

“我喜欢你,王俊凯。”
            
  ...

Beast「困兽」

他想尖叫,他想呐喊!

可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没有人听到,没有人懂得。

他只能任眼泪模糊视线顺着脸烫开,一滴滴无声砸在地上,悄无声息地把自己的悲伤葬在这黑暗里。

谁来救救他!救他出着可怕的牢笼之中!

依声远远的可以听见他痛苦的哽咽,无助而撕心裂肺。

1 / 2

© 北巷 | Powered by LOFTER